章节目录 第一章 最后一个将士,顾长安(1 / 6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龟兹城,漫天黄沙。

山脚下是密密麻麻的墓碑,句偻老妪笑着将一壶酒浇灌在碑面。

不闻哭声。

只有笑。

同样一件事,她都做了六十年啦,眼泪也早就干涸。

一座简陋的土屋,十几个两颊凹陷的妇人抬出五具白发苍苍的尸体。

屋内,两鬓霜白的什长也到了弥留之际。

铠甲血迹斑斑,胸口被箭失洞穿,气若游丝。

“长安,长安,只剩你啦。”他紧紧攥住青年的手臂。

“秦爷爷。”

青年五官精致,皮肤是古铜色的,向来锐利的星目此刻却空洞无神。

“记住!”秦什长嘴唇颤抖,斩钉截铁道:

“耿耿忠魂赤子之心,虽历万劫而灿然如丹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他说着呕出鲜血,捂住胸口咳血不止。

“煌煌盛唐虽已远去,然我华夏民族之神魂永在,不死不灭。”

“必能光复旧物,重振……重振雄风!”

老人用尽全身力气,双眼圆睁,近乎是吼出这句话。

说完热泪盈眶,泪水在满是皱纹的脸庞流淌。

六十年前,他还是踌躇满志的少年,离开中原前来西域戍边。

这一离家就是一辈子。

安史之乱后,大唐满目疮痍,中原再也无力控制西域,连咽喉要道河西走廊都被蛮国占据。

安西军彻底隔绝,偌大的西域,只剩孤零零的一座破败城池。

无法跟外界联络,更不知皇帝是哪位,支撑他们战斗意志的只有一个理由。

脚下的疆土属于大唐,宁死不丢!

“满城白发军,死不丢陌刀,独抗六十载,不敢忘大唐。”

“我未愧国恩,不愧民族,只对不起小芸。”

秦什长低声呢喃,气息渐渐萎靡,嘴角带着一抹笑容。

他的模湖视线里,又看到一个清秀的少女站在槐树下遥望。

“夫君此去何为。”

“戍边抗敌!”
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明年,或者后年。”

“回不来呢?”

“你改嫁!”

“夫君,我等你,等多久都行。”

屋门被推开,几个妇人脸色麻木,将秦什长的尸体焚烧。

顾长安沉默站在墙角。

安西军,只剩他了。

……

坟边,站着上千个残疾妇孺,没有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