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三章 爬也要爬到长安【求收藏求追读】(1 / 3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在一道道诧异目光中,瘦骨嶙峋的青年书生缓缓走了进来。

似乎是长久以来的自卑,让他不敢抬头,步伐怯弱紊乱,默默站在墙角。

妇人稚童们别过脸去,不约而同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龟兹城只有一个懦夫,那就是刘家!

书生名唤刘尚,其祖父是龟兹城的主薄,专门负责城内事务,比如安排收割粮食、统筹铸币等等。

当时城头还有一万多安西军,自然不需要书吏上战场。

但到了刘尚父亲那一辈,城墙白头军只剩一千多,可刘父却依然以事务繁忙推脱。

这个刘尚更甚,整天蹲在茅草屋里读书,与其说是读学问,不如说关在狭窄的屋内麻痹自己的内心。

龟兹城只剩两个青年。

一个以一己之力面对黑暗,不算强壮的身躯扛起万里孤城,肩挑神洲疆土的重担。

而另一个不堪入目,圣人书能救苍生吗?圣人书能保住这座孤城吗?

“我去!”刘尚脸色苍白,可这一次眼神却异常坚定。

老妪冷视着他,尽管年迈古稀,可声音仍旧威严:

“大漠无垠,苍鹰不渡,你这个病弱书生,拿什么走出西域?”

“数十万里疆土,只有龟兹这座孤城还飘扬着大唐旗帜,你有多少勇气?”

在她心里,唯独长安有本事走出危机重重的沙漠。

刘尚声音低沉,紧攥着双拳:

“爬,也要爬到长安。”

“我要告诉中原,安西军守了六十年,我要告诉苍生黎庶,戍边军人一步都没有退,我要告诉英灵的后人,他们不是抛家弃子,他们为中原文明流干了最后一滴血!”

“史官秉笔直书,安西军不该被遗忘,我们要长耀史册!”

说完眼睛血红,热泪涌出。

昨夜顾长安一人站在城头,血雾弥漫,孤独遥望沙漠的背影让刘尚羞愧,无地自容!

他一个读书人,不能再逃避了!

扛不住弓弩长枪,他有一双健全的腿,他有一双还算灵活的双手,他匍匐前行也要抵达长安!

一年,两年,三年,他一定要会将这道曙光带到长安,告诉中原——

有人在绝境中为华夏坚守六十年,尔等岂可坐视蛮族坐大、神洲沉沦,恳请再造煌煌盛唐!

妇人们注视哭成泪人的刘尚,眼神逐渐柔和,沉默着不再言语。

她们当然希望让长安离开龟兹城,可长安决然的态度表明他要与这块疆土共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