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五章 日月山河还在,莫哭,诸位慢行(1 / 4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华丽阁楼,溪边一株五百年的槐树,枝桠茂密,中年男子静静站立在树下。

“回禀制裁官,劝降无果。”拓拔未央恭敬道。

男子相貌伟岸冷酷,浓眉宽额,三绺长须垂至胸前,正是制裁官折兰肃,也称七千里。

方圆七千里区域,他拥有生杀予夺的绝对统治权。

就像现在皇族郡主,所谓天潢贵胃,在这片领域也得低头。

“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个。”折兰肃深深皱眉。

“我差点殒命龟兹城,此人给脸不要脸,铁了心要见阎王。”

拓拔未央冷着脸,怒意难抑。

“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在两腿之间,你尽力了吗?”折兰肃面无表情,喜怒难辨。

“制裁……”拓拔未央差点翻脸,强行按捺万般屈辱,一字一顿道:

“启禀尊上,拒绝娶我,还差点将我一剑削首!”

折兰肃收回目光,安静凝视着远方,喃喃道:

“女人、财富和权力都不想要,不为名利者做事更决绝。”

他很遗憾。

用中原话来形容,便是意难平。

多么惊才绝艳的璞玉,若是效忠于他,那未来在中枢争权夺利又多了一个杀手锏。

帝国得天道卷顾,疆土无限扩张,无论坐镇何地的制裁官都在疯狂招揽人才,乱世舞台只会是人才之间的较量。

庸者只配服从!

沉默很久,折兰肃叹了一声,喟然道:

“既然要做末世残阳中的最后一抹辉煌,便成全他。”

“杀吧杀吧,再留龟兹城,我这张老脸都要丢得一干二净!”

上一任制裁官封锁消息,他上任时延续旧政策,至今帝国中枢还以为西域全境都是大莽疆土。

若是被天神冕下知道,他折兰肃怕是吃不了兜着走,在庙堂颜面无存。

“发兵多少?”拓拔未央询问。

折兰肃盯了她半晌,突兀一拳砸在粗壮槐树,大爆粗口:

“恶心,恶心,真他娘的恶心啊!”

拓拔未央不以为意,她习惯这位制裁官的风格,恶心之处当然是龟兹城!

盖因这座城对帝国而言失去战略意义,如果攻破它能拿下西域,那天兵五十万众都在所不惜。

关键西域全是帝国疆土,只剩一座孤零零的死城。

兵力多了就是浪费,一兵一卒都需要消耗粮食军饷,每次动员便要挥霍财赋。

回报远远比不过付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