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六章 我有一剑借孤城气节(1 / 4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安葬郭老夫人后,妇孺稚童相继躲进地洞里,除非整个孤城毁灭,否则敌寇很难搜到。

坚守六十年,地洞该有的防护措施都有,只是粮食日继贵乏。

顾长安伫立城头,轻轻弹奏奶奶留下的箜篌,左右排弦锈迹斑斑,音色不复清越空灵,更像冷冷雪山里浑厚的滑坡之声。

枯燥重复的每一天,直到百里区域黄沙滚滚,铁蹄声隆隆如擂鼓,震荡落日尽头地平线。

号角声连绵不绝,彷佛在刻意为孤城奏响丧钟。

旗帜遮天蔽日,三千兵卒如黑色浪潮般涌来,威势不可一世!

为首主将披漆黑重甲,握着那支几乎百斤重的乌戟,好似巨人般矗立昏黄天地。

“抬棺!”

他震吼一声,麾下儿郎抬起蜀中楠木棺材,用力掷往龟兹城方向。

“至此西域,唯有大蛮帝国,请安心赴死。”

迎着风沙,主将目光灼灼看向孤城。

队伍里的拓拔未央披甲持剑,同样仰头盯着望楼雪白身影,投降的机会只有一次,帝国天兵降临,唯一死尔。

“多谢赐棺。”

顾长安凭栏而立,很从容地披甲洗剑,另外取下插在城头的红色纛旗。

长发随猎猎山风乱舞,在三千兵卒眼里,他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面孤独而绝望的旗帜。

置身于黑色浪潮的杀伐之间,孤城显得那般脆弱和渺小。

“攻城吗?”拓拔未央驱马上前,低声询问主将。

后者冷冷睨了一眼,若非碍于郡主身份,他真想痛骂一声瞎货蠢女!

象征军魂的纛旗都拿了,顾长安摆明要出城。

拓拔未央刚想再问,眼神微微凝滞,只见城门轰然打开,一人持剑扛旗走出来。

气氛令人窒息,真正的一人军团,独身面对三千铁骑悍卒。

虽为敌人,主将睹其壮烈亦不禁情绪激荡,这就是制裁官大人为何赠送棺材的原因。

临死也要捍卫信仰疆土之决心,这种至高精神甚至都超越了种族国度。

“军人誓死效忠国家,你是,我也是。”

“列阵!”

主将挥起左臂,铁骑呈三个方位分散,弓弩盾牌相继排开,左翼是身披重甲的冲锋队。

对敌人最大的敬意就是赶尽杀绝、全力以赴!

他没有丝毫恻隐之心,直接以最强军阵攻敌。

纷飞的沙尘里,冷峻青年将纛旗插进土地,狂风屹立不倒,迎着浓烈的杀伐之力缓缓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