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七章 我还没死呢(1 / 3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斩天。

随着两个字落下,天地瞬间被撕裂一般。

二十丈之内,百余道粗如碗口的火红剑气,交织成网。

突然,剑气外扩六十丈。

战场俨然成了红色牢笼,上百前冲的重甲铁骑顿时毙命,下场比五马分尸还要凄惨,伤口自天灵盖贯穿到脚底。

不幸与剑气接触的步卒盾兵像是撞到了一块滚烫铁块上,身体哧哧作响。

“退!!”

主将毛骨悚然,声音剧烈颤抖,恐怖至极的杀伐伟剑,视线范围之内,皆是猩红色剑气。

而拓拔未央差点吓到昏厥,仓惶策马奔逃,可马匹像是扎根一般动弹不得。

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看到倚墙而立的男人,看到巍峨沧桑的龟兹城,看到密密麻麻的尸体。

一缕剑气朝她涌来,雪白脸蛋瞬间暴凸红血管,像一条条红虫蠕动,引以为傲的长腿被剑气斩断,心脏被搅碎成齑粉。

原以为胜券在握的一场旅程,却成了她的埋葬之地。

轰!

青铜剑轰然断裂成六截,彷佛是最后一次爆发,血红剑气朝外扩张三十丈,逃窜的敌寇纷纷殒命。

战场中间赫然开辟一条深渊,黄沙不可靠近,残余的剑气在渊底不散。

“最霸气绝伦的一剑……”主将静静矗立在马匹上犹如凋塑,苦笑着看向胸口燃烧的血肉,跌落在地无声无息。

弥漫红色剑气的战场逐渐恢复昏黄色,在剑势消退的那一刻,终究有几百个漏网之鱼负伤逃离。

城外一片死寂,黄土森然,金乌西坠一切渐渐变得模模湖湖。

一面面象征着荣耀的蛮国旗帜浸泡在血沙中,到处都是纠缠在一起的尸体,堆叠的好似小山。

沙漠里太安静了,静悄悄到顾长安彷佛置身地狱冥土里,他终于能够躺下休息。

尸横遍野,断肢横陈,那个男人倒在城墙旁边。

他太累了,需要一场长眠,一场永不被世人惊扰的长眠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鸟禽乌鸦在天空盘旋,野狼正在饱餐尸体血肉,成群结队的黑凋俯冲而下大快朵颐。

一头黑凋盯上了顾长安的尸体,展翅降落在身边,尖利的钩爪就要掐住脖子。

“我还没死呢。”顾长安睁开疲惫的双眼,轻轻弹开钩爪。

黑凋畏惧浓烈的血煞之气,赶往下一个目标饱食。

顾长安艰难爬起来靠在城墙,胸口血窟窿已然消失,只留下指甲盖大小的疤痕,刚好是火种的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