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今日顾长安,为中原开疆扩土!(1 / 5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莽莽黄沙,浩瀚大漠。

一行上百人的商队跨过戈壁,一路向东。

悬着“粮”帜的马车摇摇晃晃,几声无力的低吟过后,扎着辫子的男子被满脸横肉的妇人踹下马车。

旋即另一位男奴续上。

刘尚提起不伦不类的裤子,忽略商队伙计讥讽的眼神,默默走向队伍后方。

他融入蛮国了,不管是头型穿着,还是口音,丑陋到让他厌憎自己。

“我只有唯一的机会。”刘尚呢喃自语。

这个机会依然是长安创造出来的。

七千里裁决者换人。

自古有句话叫做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上任裁决者离开,其统御的大大小小官吏都会失势。

无论权力交接过程有多么顺利,肯定会出现破绽。

他必须借助商队抓住破绽,才能突破沿途重重封锁,抵达梦中反复出现的玉门关。

“看啊,在那个末世漆黑的夜空,遗忘的西域依然燃烧着理想的火把。”

蛮夷对孤城消息封锁的力度,证明他们对长安的恐惧!

越是这样,他刘尚拼命也要把消息带到神洲中原。

四分五裂的民族,太需要一个时代英雄,唤醒衰败的文明精神。

那种终究没有结果的坚持,那种永不磨灭的信念和对家国苍生的大爱,怎么能够无人问津?

刘尚做梦都在想象一副画面。

神洲七国短暂抛开纷争,派兵百万威压玉门关,来到那座坚守六十多年的疆土,看向城头那个无数次对峙绝望的男人,声震云霄道:

“回家!”

那是多么热血沸腾的场景,那一刻所有的坚持都有意义,那一刻安西军英魂含笑九泉,那一刻民族精神震撼寰宇。

他知道,梦终究只是幻想。

可这场九死一生的路程,总归需要一丝幻想慰藉,否则就在绝望中沉沦。

“等我啊长安,再等等我。”

刘尚双眼通红,他最害怕自己抵达中原,而孤城的男人早就倒下了。

听说新任裁决者是蛮夷闻风丧胆的老巫婆,长安孤独一人,又该如何扛过无边黑暗。

……

龟兹城。

桃花已有一人之高了,在灰黄枯寂的荒漠,鲜红桃瓣显得美轮美奂。

顾长安躺在树下,旁边已经空了几个酒坛。

半个月前,几个文士送来一车酒,他也因此得知了折兰肃这个名字。

其实他也不恨折兰肃,两个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