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别疯(1 / 7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圣城。

月雅摘下斗篷,来到一座巍峨恢宏的府邸前。

递过拜帖,随门房步入极尽奢华的客厅,桉几上酥香烤羊,席间觥筹交错,还有无数色彩艳丽的袍裙闪现其间。

她很好隐藏眼底的愤怒,祖母在西域暗然神伤,呼延寿却在圣城悠哉悠哉,这公平吗?

“你是?”

一个紫袍金带的微胖老人缓缓走来,正是中枢颇有权势的审判官呼延寿。

他是典型的丹凤眸鹰钩鼻,一动嘴唇便会扯动鼻翼与额头,好似衔尾蛇在脸皮之下游走。

“月制裁的孙女。”月雅恭谨回答。

呼延寿深深皱眉,中枢重臣避讳跟封疆大吏接触。

可来都来了,总不能赶人吧。

“里面谈。”他踱步绕了几圈,来到逼仄隐蔽的茶室,回头看向紧随其后的月雅:

“恭喜月氏家族,出了一个搅动气运的天骄。”

“根本没有什么月无敌。”月雅冷面反驳。

呼延寿不怒自威,沉声道:

“欺君罔上,罪当斩首!”

有没有跟他无关,他只想知道此行目的。

眼前的女子态度丝毫不带尊敬,彷佛是来兴师问罪。

“你是在质问老夫?”不愧是老奸巨猾的中枢重臣,仅仅观察就推断出月雅的情绪。

“没错。”月雅直接挑明了说,“审判尊上对龟兹城还有印象吗?”

呼延寿坐在矮凳上,澹定斟一壶茶,轻声道:

“陈年旧事了,莫非那几百个白头老卒还没死干净?”

“死了,只剩一个名叫顾长安的守卒。”月雅竭力克制怒火,随即死死盯着他:

“孤城至今还矗立在西域,大唐纛旗插在城外半里疆土,正是丢土导致深渊气运泛起涟漪。”

呼延寿表情瞬间凝滞,茶杯啪嗒摔烂。

“一口气说完!”他眼神尖利如针。

“折兰肃被逼跑路,我月氏损失四千悍卒。”

望着这位养尊处优的老人越来越惨澹的脸色,月雅继续无情补刀:

“你没听错,顾长安这个汉奴一人一剑,杀了四千悍卒三十个侍卫,折兰肃那边死了多少不得而知。”

呼延寿双拳紧握,横眉立目肌肉颤动,简直像一尊怒目金刚,阴森道:

“荒诞离奇,天方夜谭。”

“编个鬼故事,有何企图?!”

月雅注视着他。

“笑话!”呼延寿调整情绪,冷静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