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一个男人【新书求月票,求收藏】(1 / 4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恢宏的青铜殿宇,殿中央摆放着一张质地厚重的圆桌,圆桌坐着十二位审判者,也是中枢十二巨擘。

象征高贵的紫色王座,坐着身披纹绣龙骨长袍的男人,常年带着黄金面具,只露出一双不见眼白的重童。

“月九龄在闹什么?”蛮帝冷喝,喉咙像被堵塞般,声音嘶哑而诡异。

观星台的卜测赫然呈列在圆桌。

如果说上次深渊的气运波动是湖水轻泛涟漪,那这一次便如小石砸进湖里溅起好几团水花。

呼延寿心如死灰。

他想歇斯底里的咆孝,他要将老巫婆愚蠢又昏庸的脑袋给碾碎!

可这个庄严的朝殿,只能竭力遏制情绪。

蛮帝沉声道:

“传神旨,遣派巡视官。”

“冕下。”一位金发络腮胡的审判官急忙起身,恭敬道:

“月无敌天赋异禀,就让月制裁带他前来觐见天神。”

老巫婆是他的政治党羽,必要的时候还得说情。

封疆大吏最忌讳巡视官,但凡查出狗屁倒灶的小事,都会给老巫婆的政绩抹上污点。

“尹斯肯,出了事你全权负责?”蛮帝一瞬不瞬盯着他。

络腮胡表情一僵,没有打包票的底气,讪讪垂下头。

帝国崛起于天道深渊,深渊细微的变化都要慎重对待。

“就这样,再议西蜀。”蛮帝铿然有声。

圆桌响起纷杂的声音,呼延寿魂不守舍,魂魄早就丢在遥远的七千里疆土。

结束小朝会,呼延寿离开九重宫阙。

走进马车的霎那,他的脸色从苍白败成死灰,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骨头,一下瘫软在车厢里。

“怎么就这样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会输!!”

呼延寿嘴皮颤抖,他匪夷所思。

只有一个可能,老巫婆又丢疆土了,比上次丢得更多。

“你不是传密信给我,说毕其功于一役吗?一万两千个铁血悍卒,三位享誉帝国的大宗师,换一头猪做统帅都不会如此。”

“老巫婆,你该下地狱!”

“蠢货啊!!”

呼延寿心力交瘁,连砸东西宣泄的力气都没有。

盖子捂不住,全完了。

回到官邸,他步履蹒跚叫来长子,父子二人默默走进书房。

“冕下要派遣巡视官前往老巫婆领地。”呼延寿惨笑一声。

“不可能!”呼延璟面露骇然,他是家族里唯一清楚内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