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他在玉门关,他在疯堕【依旧二合一章节】(1 / 5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惊蛰,三更天。

楚国观星台,玄色道袍的少女闭目养神,浓密的睫毛随呼吸微微颤动。

台基六十四卦图按天干地支排列,另有龟甲及一杆黄旗,旗上画窥天符。

最特殊的是她身边的三足木乌,乌口衔小铃。

司天监同僚神情凝重。

都过去两个月了,李屏誓要卜测那个男人位于何地,不惜搬来祖传至宝。

突兀。

黄旗无风自折,旗杆截成两段。

“快封卦!”少监厉声催促。

少女不为所动,眼睛淌出一滴滴血珠,渗流自精巧鼻翼又干涸,如此反复。

“李屏,立刻封卦!”术士们惊悚骇然,旗倒折寿,一滴血减一年。

叮叮。

乌口小铃发出清越响声。

李屏蓦然睁眼,死死盯着三足木乌,木乌有节奏转动,速度越来越快。

“西,扶摇风。”少监呢喃。

“神洲舆图!”李屏面色苍白,沙哑催促。

少监快步走上台基,将舆图递给她,末了叹息一声:

“十三年啊。”

“中原文明面临生死存亡,我又何惜十三年寿命。”

“几十年持续不断坠落的大唐国运因他而涨,他值得。”

李屏说完揉了揉疲惫的脑袋,随后沉浸观察神洲舆图。

少监沉默。

是啊,也许画中人没做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,但至少给大唐带来了一丝希望。

尽管他们效忠南楚政权,但他们都是炎黄子孙,是中原文明的一份子。

最后谁取神洲鼎不重要,如今强大的蛮夷盘踞在侧,若是中原文明消亡,死后谁还有脸面见列祖列宗?

“在西蜀吗?可西蜀不吹扶摇风啊。”一个术士困惑。

李屏眼眸绽现光芒,似自言自语:“大风西南向东北倾斜,地势低且平,荒芜空旷是为扶摇风。”

“这里!”

她指着舆图某个地点,坚定而果断道:“玉门关。”

“他在玉门关!”

司天监众人面面相觑。

中原进入西域的门户,北凉和蛮夷的边境?

“难道是北凉某个将军奋勇杀蛮?”少监猜测。

“大唐国运。”身边术士小声提醒。

“他虽在北凉为将,却心系大唐,如此导致唐运变化?”少监虽是疑问,却一脸笃定。

众人纷纷颔首。

这是最合理的推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