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踹旗(下)【大章】(1 / 11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一个平庸的普通人,却因一首诗享誉百年,中原妇孺皆知。

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

一百五十年前,青莲居士李白途径江南徽州,汪伦盛情款待,因赠诗而扬名。

此后百年汪家自诩诗书门第,作为妾生子的汪赫本就不受家族待见,又无诗词文章的才华,打小就饱经族人的白眼奚落。

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自私呢?

应该是十二岁那年,他耗费半个月写了一首自认出彩的七律诗,紧张的走进父亲宅院。

记得彼时的少年心境跌宕起伏,一路上都在捏着衣角低头踱步,他盼望甚至是祈求能得到父亲的赞赏,以便改善母子俩拮据贫寒的日子。

儒雅父亲站在庭前枇杷树下,一眼看到没出息的庶子,便转过脸去,向着庭院深处走去。

汪赫至今记得,阳光将枇杷树的枝影投在父亲的身上,那一条条清晰的影迹,就像一块块寒冰刺痛了他的双眼,此刻想来仍觉得凉意浸骨。

从那一天起,他再没在乎过别人的看法。

当母亲死去,汪赫穿着道袍闯荡江湖,也同时背着寡凉薄义的外号,一步步成为神州中生代第一修士。

神州灵气太稀薄,浅水注定容不下眺望龙门的鲤鱼。

所以他走了。

带着忆江南的新名字走进蛮夷深渊,也走进华夏百姓滔滔辱骂声中。

哪里错了?

为自己而活,怎么会错呢?

回忆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忆江南抬头凝望摇摇欲坠的十字架,也同时注视着老怪物们一张张兴奋的脸庞。

从什么时候信念开始动摇?

也许是当中原百姓的惨状成了圣城歌颂炫耀的功绩,也许是孤城死守六十年的悲壮,也许是百万雄师共赴国难的义无反顾。

他更相信是此时此刻,孤魂身影在用血肉缔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疯狂行径。

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际,随时都有可能坠入深渊,普通人都不可独善其身,何况有能力者?

轰!

悬空十字架在万众瞩目之下投射血芒,与此同时轰出一道瀑布倾泻般的松涛之声:

“愤怒之罪!”

“愤怒之罪!”

“愤怒之罪!”

声音经久不息。

当血芒像凶兽血盆大口一般呼啸而来,天地万籁俱寂。

七宗罪前六项罪名——

暴食。

懒惰。

贪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