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一个毛骨悚然的卜卦,难道?(1 / 11)

作品:《一人镇守孤城,于人世间无敌

蔚蓝色天空,澄净得像染上一层漂亮的釉色。

顾长安举着城缓缓悬行,不远处飞来一道红裙身影。

“你怎么跟来了。”他扭头注视青丝漫舞的女子。

女帝立在小山峰上,柔声道:“你怎么走的那么慢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李挽的笑意略带殇然,她飘落在山脚湖边,拿下肩头的包袱。

“还有月饼,临时在凉州一户百姓家买的,今天是中秋,你再没良心也会和我过节吧。”

月饼放在香囊,就孤零零一块,李挽说着掰成两半,一半自己轻轻咀嚼,一半抛给他。

顾长安用另一只手接住,面饼加了芝麻杏仁,还有澹澹的幽香。

“你总是改不了把东西放在香囊里的习惯。”

他坠落在湖边,尽管掌心压住重量,但方圆几十里大地还是剧烈震动了几下。

李挽没搭理他,只是抬头怔怔看着血暗的阴影,轻声道:

“能放下么?”

顾长安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:“放不下。”

在她面前没必要隐瞒,前两次举城已经耗光了积攒的意志,再想举起恐怕得长达数日乃至半月慢慢磨。

李挽走到他身边并肩而立,抿着唇低低道:

“真想和你一起埋葬在城底下。”

顾长安没接话,其实走那么慢,就是想多看几眼,光是安静靠着就已经很美好了。

李挽不想再说些伤感的话,反倒感慨道:

“其实有时候想想,如果安西先烈真能显灵就好了,你父母你爷爷奶奶,郭昕都护,秦木匠……所有英魂都会为你感到骄傲,你会得到最大的认可。”

顾长安眼中有一丝向往之色,随即呢喃道:

“终究是遗憾。”

身边的女子最懂他。

自己真想见见安西守卒,告诉他们每一个人,那个小屁孩将你们的遗骸落叶归根,小屁孩自始至终都坚守了孤土,竭尽全力做到你们所无法想象的成就。

吹牛小长安没有辜负你们的坚持,夸他一句吧,哪怕就一句。

“我给你买了两件衣裳,以前你总骂我舍不得给你花钱,这回算是补偿咯,凉州最精贵的丝绸店铺。”

李挽从拎着的包袱里拿出两件雪白长袍,面料细腻顺滑,袖口绣了两株桃花。

“脏死了,我给你洗洗。”她又嫌弃顾长安血污满身,不由分说扯掉他的血袍,直到赤条条。

见顾长安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,李挽唇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