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九、狠狠打脸(1 / 5)

作品:《纵横宋末

徐洪说完此话时候,人们注意力顿时徐洪转移到杰布身上。

杰布看到如此之多人看着他,心里不禁慌乱起来。

以前他在法坛诗经时,信徒根本就不敢看他,只是低头听他宏扬佛法。

两者地位完全不对等,他是佛祖的世俗弟子,是佛祖的代言人。

他的意思就是佛祖意思,信徒只能执行,不能反抗。

那时他是多么高高在上,看到成千上万的信徒顶礼膜拜,心里是多么有成就感。

他仿佛坐在云端,俯视这些芸芸众生。

在杰布的眼里,这些芸芸众生不过是蝼蚁而已。

如果说信徒是一群蚂蚁,而他则是蚁王,这一群蚂蚁就应该围着他转。

他现在对汉人痛恨之极,如果没有汉人,他依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仁波切。

他更对徐洪痛恨之极,如果不是他,他还在接受这些蝼蚁的顶礼膜拜。

虽然徐洪给了他一个机会,能够证明他是仁波切的机会。

但是这个机会虽然一个让他恢复荣誉的机会,更是一个让他死亡的机会。

在喇嘛教里,把人体制成法器可以说超过你的想像。

它不是如取舍利子那么简单,舍利子乃是得道高僧死后尸体烧就而成。

与舍利子恰恰相反,被选中制成法器之人,必须是活生生之人,而不能是死人。

但是制成的法器,又是一个用人体骨头制成的法碗,法槌,法号的物事。

这是一个什么过程,就是是一个非常神圣又残忍的过程。

说它神圣,就是这是功德无量之事,真正把自己奉献给佛祖及菩萨。

说它残忍,在制作的过程之中,就是从活生生的人身体把骨头取出。

在取出之际,人体还不能挣扎,挣扎得越厉害,制成的法器效果就越差。

法器在制作过程之中,当然是无比痛苦。

它比起后世手术更加痛苦,手术还要使用麻醉药物,它根本就不使用麻醉药。

也许,能否与它比拟,就是后世的人体的活体解剖。

举例而言,畜牲鸡鸭在宰杀过程之中,就要拼命挣扎,俗称垂死挣扎。

但是法器在制作过程之中,就不能挣扎。

可以说,这个制作过程之中,不但无比痛苦,而且还不能挣扎。

能够达到在这个过程之中,除非是那种视死若归、而且是真正的得道高僧之人。

他们看破生死,向往西方极乐世界;他们看